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战争禽兽
战争禽兽
美国军事人员享利。莫尔在回忆录中写道:“自从到了这个陌生的热带丛林国家里,几似所有的美国人都无一例外的产生了一种邪恶的心理变态,由其是对那些战争中的女人——不管是女兵还是平民所实施的暴虐行径。”


  一位美国母亲道:“我把一个好青年交给了政府,可他们却把他变成了杀人凶手和强奸犯。”


  时间回到1968年7月。越南北部,长山山脉。


  长山山脉的原始森林里,高大挺拔的榄仁树直指苍穹,那些带着长长藤条的植物,像一张张网相互纠缠盘绕,繁莽郁碧,密林中光线阴暗的像飓风来临。


  清晨。


  科特少校率领的一队突击队行经在丛林间,走在前面的两名美军手持砍刀,砍倒小树、杂草、藤蔓。


  大雾越来越浓,像乳白色的泡沫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美军猫着腰四处张望像是侦察又像是随时提防突如其来的偷袭。


  茫茫的森林中传来了一声铁器的撞击声,美军一下子紧张起来,全伏在地上,宁静了片刻,像是狼群发现了猎物般加快了前进的速度。在不远处的丛林有一个下陷的盆地,透过浓雾,美军发现憧憧人影。


  这是越共游击队正式在集结,大约有三十多人。


  科特队长眼内凶光一闪沉闷的喊了一声开火。


  二十几支冲锋枪同时吐出长长的火舌,火焰喷射器像赤色火焰就是本人一样唿啸着扑向人群。


  惨烈的唿叫,非人的哀嚎——雾气在烈焰中奔腾,火焰点燃了杂草,急促的弹雨狂烈地泼到游击队员身上,同时供随着手雷的爆炸声。一时间火肉横飞,这不是战争而是屠杀。


  游击队四散奔开,科特狂笑着提着汤姆A-90冲锋枪,几个点射,打倒了几名奔跑的游击队员。


  焦煳的尸臭和刺鼻的血腥,夹杂着焦发的恶味,随着硝烟弥散开来。


  “哈哈哈——”


  美国士兵狂笑,“丛林战争真是一坐厨房,里面有人肉被煎熟的味道,嗅起来真他妈的鲜美可口。”


  “比得上法国奶酪——”


  清扫战场时,美国士兵又向几个在血泊中挣扎的越共开了几枪,这时尸体堆里突然站起一个游击队员,冲锋枪一阵乱扫,突击队被打倒了好几个,队员们一下子朦了,谁也没开枪,那游击队员一转身向密林跑去。


  这时美军才反应过来。


  “碰”一发枪弹揭掉了那游击队员的头盔,一头长发抛散下来,同时女游击队员身子偏了偏看样子是子弹打中了她的肩。


  “是个女的,别开枪抓活的。”


  科特少校下命令。


  那个女游击队员不多久便被两名突击队员反扭双手押了上来。


  她的伤口在肓上,鲜血染红了她绿色的军衣,姑娘长的漂亮,脸有些失血后的苍白,反扭的双手使姑娘的胸部高高耸起。


  科特走过去,淫邪的目光在姑娘的胸前扫来扫去。


  科特的副手moonwolf淫笑道:“头儿,这个小妞很不错,是吧?”


  两名美军放开姑娘的手,姑娘下意识的忍痛用手提提衣服。


  科特淫笑着来到姑娘身边,用枪口撩开姑娘的胸衣,姑娘那两只如玉的乳房便露了出来。


  科特张开一张臭哄哄的嘴向姑娘的乳房嗪去。Moonwolf和十几名美军在旁边看着大口大口得吸着烟。


  姑娘不屈地看着科特的靠近,突然扬起手响亮地给了科特几个耳光。也许是太意外,科特没想到一个落在他手里的姑娘还敢扁他,半响才回过神来,打手一招,moonwolf和另一名美军立即押起姑娘将她拖到一棵榕树下的草地上。


  起初,姑娘还拼命挣扎,但她根本不是强悍敌人的对手,moonwolf和另一名美军拉开姑娘的双手紧紧按在肮脏的地上,科特淫笑着解开姑娘的胸衣,将姑娘的两只圆润的乳房剥了出。


  姑娘大声哭泣着挣扎着。


  科特像狼闻到人血的刺激,他喘着粗气,越发像狼一样残忍。姑娘的上衣被扒下来。


  科特一手一只抓捏住姑娘的两只如花般娇艳的乳头,像如同捏碎花瓣一样蹂躏起来。姑娘凄惨的哭泣着,半截雪白的玉体在草地上扭动着。


  科特手向下,一把撕开了姑娘的裤带,然后淫笑着将姑娘的长裤扒了下来,姑姑的两条脆生生白嫩的大腿呈现出来,姑娘停止了无畏的挣扎,任由科特剥下了她的长裤。


  科特的手伸向姑娘大腿根处的小裤叉,毛绒绒的大手微一用力,便将姑娘的裤叉整个撕开来,姑娘的两条大腿不算很丰满,但挺耐看,她的大腿根黑黑的,科特淫笑着撑开姑娘的两条腿,使她的禁地完全露出来,科特的大手伸到姑娘的黑毛中,顺着向上剥出了她两片小肉片上的小宛豆。


  旁边的两名美军早不待科特吩咐便玩起了姑娘的乳房,moonwolf兴奋地玩着姑娘的乳房,洁白的乳房在他手里不住地像捏软面团一样改变形状。


  科特挺起已经硬得发紫的肉棍淫笑着将姑娘的两只白嫩的玉足架在腰上正要挺身刺入那丛黑毛中间姑娘突然间发力一脚跺在科特肚子上。


  科特翻了开去,半响才揉着被踢痛的肚子铁青着脸过来。狂暴地抬起姑娘的两腿将姑娘的两条白腿架在肩上,狠狠地一用力将阴茎没入那片黑草地的中间部位。


  “呀——”


  姑娘摇着头,大声哭泣着惨叫道。


  科特淫笑着用力在姑娘的通道内进进出出狠狠搅动着。


  一股温热湿滑的液体从姑娘的下身流出,那是血,鲜红的血。


  科特一拨出那个叫moonwolf的美军便迫不及待的挺起又粗又长的阴茎塞进姑娘的肉田内。


  一直轮到中午时分,轮奸才结束,姑娘仰躺在草地上,四肢软软地向四周摊开,姑娘的两条白嫩的腿根被血染得通红,像死过去一样。


  轮奸结束了但姑娘的苦难还远没结束。


  “来了,好东西来了,哦,我的宝贝。”


  moonwolf抓住了一条20厘米长的小蛇,狂奔过来,小蛇黑黄的皮,头圆圆的,是只无毒的蛇。


  “哦,宝贝,美女怎么能和蛇分开呢。”


  这时人群中有人发出兴奋的尖叫。


  美国兵围了上来。


  两名赤条条刚刚轮完的美军淫笑着将姑娘的长裤替她穿上,另两人则将姑娘的裤筒扎起来。


  Moonwolf淫笑着拉开姑娘的裤带将蛇放进姑娘的档内。四名美军则紧紧按住姑娘的四肢。


  “啊——”


  姑娘发疯似的挣扎起来,拼命摇着头。


  那条冰冷滑腻的蛇滑过姑娘光洁的小腹,游过温暖的大腿然后钻向姑娘被分开的毛丛中。


  “哦——哦——”


  姑娘拼命扭动着身子,睁得几乎爆烈的眼睛内突然流出了泪水,接着一股液体从姑娘的玉腿根部流出将军裤都染湿了,姑娘小便失禁了。


  “喂,混球,看看这是什么。”


  一个美国兵抓住了一条一米多长的毒蛇……


  年青的姑娘勐然看见一只手再一次拉开她的裤带,一条大蛇出现在她眼前,她大叫一声昏死过去。


  毒蛇被放进姑娘的档内,一会儿,白沫从姑娘的嘴里冒出来,渐渐地姑娘的脸开始发青,接着洁白的裸体泛上一层黑色。


  【完】